海棠文学 - 言情小说 - 催眠后的yin乱日常在线阅读 - 彩蛋汇总章节,持续更新

彩蛋汇总章节,持续更新

    sao货,这样竟然都有快感!

    紧跟着又是啪啪啪几声脆响,除了半羊人,其他人也在小女神光洁的身体上拍打起来,狮子还用他那根粗壮的尾巴,在她娇嫩的奶子上抽打。

    “唔啊好疼……不要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身上绽开片片红痕,像是娇艳的花在小女神的身上盛开,美艳的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越是拍打那saoxue就吸得越狠,半羊人按捺不住,直接施法让自己的舌头变得更加坚硬,像是细一些的jiba。

    他抓着小女神的屁股向后拉,脸用力向前埋到了屄上。湿滑的汁水蹭了他一脸,舌头也终于整根捅进了小女神紧致柔软的甬道中,甬道很短,他的舌尖刚好顶到正在缩动的花心。

    “啊哦!!!”身下被刺穿,异物感加上奇妙的满足感让小女神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柔软的rou壁被塑造成了舌头的形状,不适的异物感让它不自觉地吮吸,像是在向着半羊人索取更多一样,饥渴yin荡的不像话。半羊人愈加兴奋,舌头像jiba一样在xue中胀大。

    舌尖涨成了一个球,顶着酸软的花心挤压、撞击。

    舌头在甬道中蠕动,长满了倒刺的舌面刮蹭着层叠的软rou,娇嫩的软rou微微刺痛,但更多的还是让人无助的酸胀。

    “啊!好酸好奇怪……那里!不要了啊啊唔!”舌面刮过某处时,小女神的yin叫陡然激烈。

    xuerou收缩抽搐,汁水不断地涌出,身体越发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小女神顾不得体会梦境的意义拒绝起来,舌头在她的甬道中拱了起来,在她最为难受的那处,用倒刺来回用力地刮蹭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酸胀意味从小腹深处涌开。

    身体因为这快感变得更加敏感,奶头、阴蒂被玩弄着的各处快意顿时加倍,加倍的快意又反馈到了小腹深处。各处的快感互相加成,不断叠加,那酸胀的感觉开始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脑袋有一瞬的空白,灵魂好像从这具yin荡的躯体中脱离,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“哦啊啊啊——!”潮红的脸蛋蹭着巨人那根腥臭粗壮的jiba仰起,发散的瞳孔尽是欢愉的光泽,手脚、身体不受控制地蜷缩、颤抖,大量的蜜液喷射出来。

    像是宴会上的喷泉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半羊人再也忍不住了,他将舌头像是拔塞子一样从拔了出来,横向的瞳孔落在正快速闭合的xue口上猛地缩紧。

    紧致的血rou闭合的很快,但他还是看到了小女神xue里蠕动着的层叠的rou壁。

    是娇嫩的粉色,未被玷污过的颜色。

    半羊人jiba当即抖了抖,已经足够狰狞可怖的巨物又涨大了几分,紫黑色的蛋状guitou顶端,白色的浊液兴奋的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身下那怪异的满胀感消失,小女神松了一口气,随即又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没有了插进来的东西,里面变得又痒又空,难耐极了,她莫名觉得委屈,开始后悔让它出去,现在她只有一个念头,什么都好把她这里填满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女神难耐地呻吟着,麻痒的rou壁用力蠕动,像是要吮吸什么东西一样,饥渴的不行。

    半羊人的jiba贴上来的时候,梦里那条三头蛇的jiba也从泄殖腔里露了出来。尺寸要比半羊人的小些,却有三根,长满了白色的倒刺,看起来格外的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意识还停留在梦境中的小女神见到的就是这个,她身子一震,xuerou控制不住地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她从未做过这种事情,身体却清晰地知道那是要插到哪里的东西,虽然知道这东西伤害不到她,但小女神本能地害怕,却又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视线不受控制地落上去,越看saoxue就越是瘙痒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要……啊!啊啊啊!”

    心声升起渴望,可呻吟确实下意识的拒绝,身体甚至都没有挣扎,任由那热的发烫的东西顶着她的腿心,将缩紧的xuerou硬生生挤开。惊人的尺寸让xuerou的褶皱被撑到极限,好像要裂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肥嫩的屄被撑得圆溜溜的变了型,狭窄的甬道被蛇的yinjing填满,那种奇异的满胀感让她欢愉,又让她忍不住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上半身向前伸展着,臀部却被死死按住,梦境外的半羊人的jiba也顶了进来。

    在梦中,半羊人的身体与三头蛇的叠加在一起,像是要两根一起cao进来一样。小女神这才真的开始害怕,她哭着求饶却根本没有传达到半羊人这边。

    半羊人的jiba将快速痉挛的xuerou撑开,梦境中三头蛇的jiba正向外抽出。

    倒刺在她的xue里撑开,抓住了她柔嫩的xuerou。

    rou刺在粉嫩的屄rou上交错留下道道红痕,细密又绵延不断的酸麻感从小腹深处升起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预想中的可怕疼痛,小女神可怜的求饶声变得妩媚娇软,紧绷的xuerou也松了几分,饥渴的蠕动吮吸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啊啊……好酸好麻唔……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半羊人的jiba才挤开一半,原本向外推挤的xuerou却突然吮吸起来,像是急迫的渴望他插进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sao逼在吸我的jiba,”jiba被紧致的甬道吸得头皮发麻,半羊人爽得瞪大了眼,一边蓄力刺进最深处,一边兴奋地骂着,“天生的荡妇,还没吃过就这么会吸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处女神,应该叫她婊子神……哈太爽了……”

    半羊人几乎是与梦境中的三头蛇同时将jiba撞了进来,双重撞击让敏感的花心一阵阵要命的酸软,湿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快意迅速在身体中涌开,单薄的身体颤了颤泛起诱人的红粉色。

    蜜汁从交合的位置喷溅出来,浓郁的香甜飘散在空气中,闻着这味道,其他怪物也仿佛感受到了紧致xuerou湿软的吮吸,兴奋异常。

    “cao死她!yin荡的贱货!”

    “太yin荡了!”

    “sao货!”他们哑声骂着,游走在小女神身上的手又掐又揉,在她身体各处撞击着的jiba更是像要顶进她的体内一般,用力地撞着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胸前那软嫩的奶子,梦境中被三头蛇吸得圆鼓鼓的,又被他们疯狂地吮吸拉扯,用又烫又硬的jibacao弄,好像要被弄破了一般的可怜奶头涨至原来的两倍大,yin荡不堪。

    “啊!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各处的快感变得强烈起来,但最为强烈的还是被梦境内外两根jiba交错cao弄的saoxue。

    没有刻意配合,两根jiba是完全不同的节奏。

    或是一根抽出时, 一根顶进来,又或是几乎同时抽出同时撞进来,不同的快感在她的体内交叠,快意强烈的要命。就算小女神是神,也禁不住被这样的快感磨去意识。

    她早已沉浸其中,身体不自觉地配合着cao弄,像蛇一样yin荡地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腿间被刮蹭出来的汁水越来越多,沿着抽搐的腿根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是处女,但从一cao进来就能感受到快感的天赋让她很快就到了高潮的前夕,满是yin靡痕迹的身体轻轻地抖动起来,叫声也变得越发欢愉、高昂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不……停下来啊啊啊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半羊人腰身紧绷着,啪啪啪的撞击声变得激烈,鲜红的媚rou被快速抽插的jiba带的来回翻卷着。

    在同一时间,半羊人与三头蛇将自己的手指、蛇尾压倒了小女神的阴蒂上。

    熟透的果实圆鼓鼓的,皮薄多汁,轻轻地一蹭快感不止是双倍。小女神细软的身体随着一声急促的yin叫向上弓了起来,咬紧的xuerou疯狂紧缩吮吸,大量的汁水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像是决堤的水坝,喷xiele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女神……真是天赋异禀……第一次就喷了哈……sao逼咬的真紧……”

    强烈的快感从后腰处涌起,虽不至于让他直接就射了,但也让半羊人喟叹不止。他喘着粗气,高大宽厚的身体压到了小女神香汗淋漓的背上,缓着喘着。

    缠在小女神身上的三头蛇的身体也控制不住地收紧,蛇身上墨绿色的鳞片光泽更盛,像是得到了滋补一般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啊啊啊别动……哦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半羊人还没敢动,梦境里的三头蛇已经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潮喷过正是最敏感的时候saoxue被倒刺来回刮蹭,尖锐的酸意让小女神本能地害怕又欢愉,身体不受控制地抖着,saoxue更是乱七八糟地痉挛、吮吸。

    “又发sao了!”jiba被吮吸得酸麻,半羊人倒吸一口气,jiba在甬道中胀大,射精的欲望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身体被欲望支控,他不想动身体也控制不住的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、慢啊啊啊……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神怎么会死,就算是可怕的尺寸在她的身下横冲直撞,用肿胀的guitou将她的花心cao破,将她平坦的小腹顶的凸起,将浓厚guntang的jingye灌进她的身体,她也不会死去。

    只是在强烈的潮喷中,舒服到像是死过去了一瞬一样。

    jingye已经喷射干净,将小女神平坦的小腹灌得微微隆起,可xuerou却还像是被cao着一样,用力地蠕动着,像是要将半羊人榨干一样。

    半羊人伏在小女神身上,喘息、抖动,在催促声中将jiba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拔塞子一样的声音响起,斑驳的yin液从被cao的翻卷着的saoxue中涌了出来,沿着小女神白嫩的腿根缓缓地流下,yin靡的景象让他们看得发愣,呆呆的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别的怪物看着的时候,双头犬已经一个挺身将小女神撞到了餐桌上。

    精美的器皿东倒西歪,像血一样的果酒在桌子上散开一片,小女神圣洁而又yin乱的身体就躺在了那血红的酒上。

    像是这场宴会的最后一道美食,怪物们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先采取行中的双头犬占据了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两个凶狠的狗头因为发情而变得更加骇人,它们互相碰撞争抢,身下的两根jiba也像是活的一般争抢着向着小女神的saoxue中挤去。

    小女神此时毫无意识,浑身酥麻无力,被cao过的xuerou更是软烂不堪。

    争抢着的jiba插进去一根后,另外一个根竟也硬生生挤了进去,xiaoxue好像又一次被撑到了极致,xue口紧绷,蠕动着挤压两根jiba。这样的压迫感带给双头犬难以想象的莫大快感,两个头几乎同时停止了争抢。

    流淌着津液的舌头在小女神脸上、身上舔舐着,插进xue里的两根缓慢抽插,让紧绷的rouxue适应他们的尺寸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啊啊太多了……唔嗯不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双头犬只觉得saoxue越夹越紧,而且他才刚插进来,xuerou抽搐了起来,像是要喷了一样。

    jiba被收紧的xuerou胀痛不已,双头犬咬着牙cao得越发用力。只要cao得足够狠,什么sao逼还能cao不松了。他卯足了劲,屁股快速向前耸动。

    他cao得越快越狠,小女神就叫的越是凄惨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像是要将他jiba咬断一样的紧缩,哭的眼眶通红的小女神身体猛地向上顶起,她翻着白眼颤抖着,尿液与yin水一同从她的身下喷射出来,将双头犬粗糙的毛发喷了个透。

    “嘶!怎么这么sao,都被cao尿了……”

    双头犬倒吸一口气,忍不住感叹。却不知小女神在宴会喝了不少果酒,他两根jiba又粗,guitou凸起的冠rou总是顶到小女神的膀胱。

    原本不算强烈的尿意变得尖锐,小女神苦苦憋着,可越是憋尿意就越是尖锐。

    压到最后一根稻草的是双头犬粗糙的毛发扎到了她的阴蒂上。

    轻轻的一下,快意就尖锐到了极点。身下因此变得麻木,小女神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控制,任由身下的液体喷泻。

    “高贵的小女神竟然在我们这些低贱的怪物面前尿了……”

    怪物们盯着那一股渐渐变细的液体,双目因为兴奋而变得猩红,像是发情的野兽

    “我忍不住了!”

    巨人一直拿jiba在小女神yin荡的脸上蹭,可却根本插不进去,牛头人将巨人撞快,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jiba插进了小女神喘息呻吟的红唇间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湿软炙热的小嘴一插进去就爽得不行,牛头人畅快地喟叹着。

    小女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醒了,万一轮不到他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让你先cao。”牛头人应付着愤怒的巨人,手掐着她娇嫩的脸颊,狰狞腥臭的jiba青筋搏动着,往小女神香甜的口腔深处捅去。

    牛头人的jiba也只是堪堪插进小女神的嘴中。

    喉咙被打开的恶心感让她格外不舒服,她忍不住干呕,牙齿也压到了jiba上。

    唯独jiba强烈的异性荷尔不仅没让小女神感到厌恶,甚至还因此感到兴奋。在牛头人退出去一些后,香软的小舌竟然主动在这根guntang的roubang上舔舐起来。

    小女神开始发sao,牛头人才抽插起来。

    贝齿在他的jiba表面来回刮蹭格外的刺激,插到深处的时候,本能抗拒的喉咙深处挤压、推挤,同时又会有一股吸力作用在他的jiba上。

    “哦!真爽……sao货,小嘴真会吸…”牛头人哑声骂着,与双头犬的撞击配合着耸动腰身。

    凶狠且快速的撞击中,酥麻酸胀的快感在身体中快速流窜,小女神浑身都变得又热又敏感,就算只是简单的抚摸也能带来电流似的酥麻。

    “唔呜呜!”欢愉的感觉到了极致,小女神又翻起了白眼。

    嘴角有透明的津液被jiba带出,身下被两根jiba抽插的来回翻卷、汁水四溅。娇软的身体在他俩之间晃动着,尤其是胸前一对被蹂躏得不成样的肥乳,更是颤动出阵阵yin靡的rou花。

    牛头人双眼一热,顾不上双头犬还在舔舐的舌头,粗糙的大手用力地抓了上去。

    抓揉、拉扯。

    女神完美的rou体被丑陋凶恶的双头狗压着狂cao,娇嫩的红唇间牛头人那粗壮狰狞的棕黑色rou柱进进出出。美丽与丑陋、高贵与低贱的对比格外的具有冲击性,也格外的刺激。

    摩尔甫斯在梦境中,却也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原本高贵的、如同白纸一样纯洁的处女神竟被怪物们这样蹂躏,他心中不免生气一股火气来。

    有愤怒,但更多的则是凌辱的欲望。

    他满是rou刺的jiba在rouxue中膨胀,鼓胀的顶端撑着小女神酸软敏感的zigong内壁,将一股股炙热的jingye灌了进去,烫得zigong像是化了一样,小女神的身体爽的颤个不停。

    在痉挛的zigong中射出最后一丝,三头蛇的jiba顶住了小女神的花心。

    那根半软下来的还在saoxue里插着,另外两根jiba挤开了蠕动的xuerou边缘,将紧绷的软rou撑开,硬生生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娇小的屄被撑成了不能想象的程度,真的要把小屄撑烂了一般。

    足够强烈的快意让小女神沉浸在欢愉的情绪中,像是被下了最猛烈的春药一半,就算真的裂了,她感受到的也只有舒服、欢愉。

    “唔啊啊啊……好奇怪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根长满了倒刺的jiba开始抽插,小女神才被灌满了jingye的肚子竟然一点点涨大了起来,像是怀孕了一般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肚子,原本柔软的奶子也一点点涨了起来,像是充了气。

    身体的变化怪异极了,可小女神却从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快感。小腹被什么填满,挤压着原本就狭窄的甬道,xuerou能更清晰的感受到舒服的酸麻。

    奶子变得胀痛,可胀痛中有带着一丝尖锐的快意,让小女神不由得挺起了胸膛。

    三头蛇的芯子在空中扭动着,尖端对准了小女神硬邦邦的奶头的最中心的凹陷处。蓄力刺下来的时候,先是针扎似的痛感,紧接着便是通畅的快意。

    蛇信子从她胸前移开,过了大概一两秒,两股乳白色的汁水突然从她身前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乳汁像是喷泉一样在胸前绽开,又掉落在小女神绯红的身体上、脸上。

    身体因为这喷泻的快感被推入巅峰,xuerou痉挛蠕动,被撑大的肚皮也抽搐起来。三头蛇张嘴含住了两个奶头,吮吸吞咽。

    jiba也从潮喷中的xue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喷出汁水的xuerou痉挛着刚刚合拢,甬道深处的宫颈被一个椭圆形的蛋撑开,露出头来。

    脑袋一片空白的小女神本能的用力,蛋便轻松地从软烂的宫颈中滑了出来。xuerou蠕动,很快将蛋推挤到了xue口。

    覆盖在xue口的软rou被撑开,同样先是露出一个裹满了粘液的头,然后那蛋便被软rou包裹着,从柔软的xue里滑了出来,噗通一下跌进了池水中。

    第一个掉出来好一会儿,xue口已经闭合,第二个才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慢慢的,蛋被saoxue吐出的速度越来越快,后面更是一个接连着一个,从小女神的身下吐出。

    粗糙的蛋面快速从敏感甬道中滑过,宫颈、甬道、xue口,每一个蛋都会带来三重不一样的酸涩。

    快意接连不断,吐出蛋的时候,透明的汁水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胸前身下的快意很快就累积到了巅峰,最后一个蛋射出来的时候,潮喷的yin水与一小股尿液一同从她的身下喷了出来。同时,奶水也在三头蛇的口中喷射着。

    黏腻的xue口悬着晶亮的汁水,滴滴答答地落到池水中。三头蛇三根jiba并拢着,又将她的xuerou捅开……

    被三头蛇cao喷的时候,双头犬被小女神的saoxue吮吸着射了精。

    双头犬还没射完,自觉到了自己的巨人猛地将他撞开,膨胀的顶端生硬地拔了出来,带着两股还没射尽的jingye。双头犬不爽地狂吠,巨人被小女神汁液斑驳的sao屄吸引注意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还没合拢的saoxue被巨人那根像手臂一样粗壮的jiba顶住。

    娇小的屄看起来的还没有他的guitou大,好像完全捅不进去,可随着他用力,那小屄竟然真的捅了进去。但那sao屄只吞下一半,就再也捅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巨人仍旧不满足,他将娇小的小女神抱起,用力地将她的身体向下按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啊啊啊——!”梦境外,小女神发出了第一声yin叫。

    saoxue竟又吞了一截进去,只是她平坦的小腹上凸起一个拳头大小的鼓包,随着巨人的赞叹而兴奋地搏动着。

    小女神像是挂到了巨人的jiba上一样,对比起巨人那高大又宽厚的身体,看起来柔软又脆弱。理智上,所有怪物都知道她是神,并不会因此就坏掉。

    可强大的体型差让这幅场景看起来充满了凌虐的刺激感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,就让他们已经软下来的jiba又砰的一下立了起来,兴奋地抖动着。

    “真舒服!”其他怪物蠢蠢欲动,巨人只是憨憨地感叹着,抓着小女神瘫软下来的身体,在他的jiba上taonong。

    好像高贵的小女神只是他的jiba套子,随便他怎么cao弄。

    随便他将肮脏的jingye灌满她的zigong,将她的肚子灌大,像是怀上了他这样低贱的怪物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他餍足地抽出自己的东西,将破败不堪的小女神扔回那张餐桌上。

    虎视眈眈的怪物们再次一哄而上……